中国·安徽·合肥 肥东县委党史研究室 肥东史志网 今天是:2018年1月17日 星期三 天气:

英烈——金根宗

发布时间:2012-11-25   浏览:2666

 

 
金根宗
 
金根宗同志是肥东县梁园镇东武村人。1959年8月生,1977年入党,1978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,同年应征入伍。1986年转业回地方工作,先后担任肥东县复兴乡、梁园区、路口乡武装部长,1995年3月任肥东县草庙乡党委副书记。在1995年春夏之交的抗旱斗争中,他夜以继日带病坚持奋战在抗旱第一线,不幸以身殉职,年仅35岁。
勤奋工作 忘我忘家
金根宗,1976年初中毕业回乡,1977年入党,同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。1978年应征入伍,在部队提干,1986年,金根宗从海军某部转业回故乡肥东县,被分配到复兴乡担任武装部长、党委委员,是党委最年轻的成员。乡党委让他担任全乡最远、工作困难较大的“福泉”片的片长。几个月后,经过他艰苦努力的工作,硬是把工作给赶上去。这个“片”的各项指标在全乡名列前茅。他负责的全乡人口普查工作,荣获市、县先进单位称号。
1987年冬天,肥东县分配给复兴乡支援国家2814渔场工程建设的任务,该工程是联合国援助的大工程。时值隆冬,恰逢雨雪天气,又是水中作业,乡党委让金根宗和一位副乡长带队。任务是要挖18口渔塘,每口渔塘的面积是6600多平方米。金根宗身先士卒,带领数千民工,赤脚站在冰冷刺骨的泥水里打桩放线。经过艰苦劳动,圆满地完成任务。
1988年,乡党委让金根宗代管乡镇企业。他深入全乡大大小小十几个企业中去,进行深入细致调查研究,并大胆提出,乡政府对企业要管大不管小,管粗不管细,充分放权。乡党委、政府采纳他的意见后,大多数企业有了长足的发展。
1991年省里下达绿化荒山的动员令,省、市主要负责同志把复兴乡定为绿化点,该乡有约821顷山林。金根宗带领4个同志利用两个多月时间吃住在荒山,制定规划,又带领群众在石头缝里打坑,栽树,保质保量完成了任务,复兴乡被省林业厅授予“绿化荒山先进单位”称号。
1991年华东遭受百年一遇大水灾,金根宗奉命带领梁园区的1000多名民工奔赴无为长江大堤,参加抗洪抢险。当时大雨滂沱,路面积水齐腰,金根宗身先士卒,5次下水为民工探路,直到完成上级下达的保卫无为长江大堤任务。
1994年路口乡抗旱,从巢湖引水,通过滁河干渠、支渠,然后才能提水到路口乡。为了不浪费水,金根宗昼夜在4公里的渠道上巡逻。当时有一段跨乡的渠有险情,县水利部门通知立即停止使用,以保渠坝安全。可邻乡的村民,为了“救命水”,不听劝告,一哄而上要强行破堤放水。刚刚回到乡政府还没来得及吃口饭的金根宗听到报告,连走带跑摸黑赶到现场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做思想政治工作,群众退让了,渠坝保住了。
扶危济困 温暖他人
金根宗有一个叫王邦全的战友,家庭非常困难。金根宗每个月都以王邦全的名义给王家里寄去5元钱。一直没有间断过。而那时金根宗自己的家里也同样困难,父亲病故,母亲一人操持着包括年迈的奶奶和3个未成年的弟妹的5口之家。全家居住在3间旧泥巴房子里。在部队,干部发皮大衣,战士配棉大衣。金根宗就把皮大衣送给夜间站岗战士,晚上和战友扯一件棉大衣睡觉。
1984年,河北任丘新兵王国展入伍后,母亲患病卧床,弟弟在一次火灾中被烧伤住院。时任副指导员职务的金根宗知道后,一面安慰王国展,一面把准备寄给自己家里的30元钱寄给了王国展家。半个月后,王国展接到一封家信,上面写道,“你寄来的钱收到了,你要好好干,别挂念家里。”小王心里直纳闷,最后全连官兵纷纷向他伸出援助的手,才得知是金副指导员带的头。
金根宗转业后,依然保持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优良传统。金根宗转业回来后看见自己的村里还处在“油灯时代”,原因是村架电线的钱一直凑不够。第二天,金根宗就把自己的转业安置费和多年积蓄共5000元的存折塞到了村主任陈贤升的手里。给村架电。很快,电架通了,群众生活、学生学习条件改善了。直到3年后,村里才把钱还给金根宗,按村里的惯例,要付给他3年的“二分息”,金根宗拒不接受。
1989年的重阳节,金根宗决定带敬老院十几位孤寡老人到南京旅游。中山陵、玄武湖、夫子庙……偌大的南京城,他跑前跑后,老人们一个个高高兴兴,金根宗却把为家里买东西的400元钱全部贴了进去。
1990年春上,龙岗村建窑厂,土建需要推土机,就找到金根宗想办法。金根宗托朋友关系借来两台推土机,轰轰隆隆忙两天,他一口水没喝,两天的费用500元,还由他垫付了。时间一长,龙岗村把这件事给淡忘了,直到5年之后他去世,现任龙岗村主任臧文豪,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了这件事。
1993年4月,路口乡境内的合蚌路上,一辆“飞虎”车与一辆农用三轮车相撞,致使两人受伤。有群众到乡政府报案时,已是晚上9时多,天又下起了小雨。金根宗和另两名乡干立即赶到现场,把两名已昏迷的伤员抬上车送往县医院,县医院诊断后,建议到合肥救治,他们又驱车转到合肥省立医院,当时钱带不够,金根宗深更半夜敲开了合肥一位战友家的门借钱补上,直到第二天早上5时,伤员醒过来,他才离开。1992年3月,村民组长黄德贵身患肺癌,金根宗每次去看望都带些东西。有一回,还掏出50元,悄悄地放在黄德贵的床头。
路口乡新河村河坝口村民组李军,1993年底入伍,走了没一个月,父亲病故。两个月后自己因健康原因被部队退回来。金根宗开车把李军送回家,一路上给予安慰,临别又掏出50元钱说:“这点钱,先看看病,养好身体,好好种田。”
一次,金根宗在梁园镇看到一个小学生拎着方便袋装书去上学,他问:“怎么不背书包?”“家里没钱买。”金根宗立即拉着她到商店里,为这个小学生买了一只书包。直到他去世时还不知道这个学生叫什么名字。
梁园镇民主村的五保户张老人房子漏雨,他送去3根毛竹和30元钱。梁园镇上的五保老人殷炎芝过年拮据,他赶在大年三十前送去50元钱。东童村王庄83岁的孤寡老人汪世美,金根宗每次登门看望老人,总是10元20元给她,从不空手,还掏钱为她看病。
廉洁自律 嫉恶如仇
金根宗刚入伍后在汽车连修理班当修理工,第二年就成了技术尖子,并当了班长。司机的车出了毛病,都要点名请金根宗修。由于工作出色,他立了三等功,成为干部培养对象。谁知,第一次提干,因为文化低,没提成。这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,在担任调度员期间,把车辆管理得有条不紊。在北海舰队航空兵组织的现场管理评比中,获得第一名。当时,部队规定一般不再从战士中提干,金根宗还是被破格提干。
1985年金根宗所在部队奉命撤编时,海军驻青岛某部和旅顺某部都点名要他。对一个军人来说,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。金根宗把这个机会让给家住山东老区的战友副连长王长金,王长金家庭困难,可解决他妻子随军问题。
1991年,金根宗已经担任复兴乡副乡长兼武装部长,由于工作出色,县武装部决定将他调到梁园区任武装部长,负责8个乡镇的人武工作。可1992年撤区并乡时,他这个区武装部长,又被调往偏僻的路口乡任乡武装部长。从区到乡,组织部门找他谈话,金根宗说:“服从组织决定,自家的困难,自己克服。”金根宗愉快地奔赴新的岗位。
金根宗坚持原则,敢于直言。1992年,在路口乡党委的一次民主生活会上,他大胆地提出不少人想说而没说的意见:乡里的车子不为公事用,而成了个别人的私车,群众意见很大。党委负责同志接受了他的意见和建议,制订了规范用车的办法。
1993年冬天的一个晚上,金根宗在治安巡逻中,发现一名村干和一名乡干在一农户家中赌博。金根宗顶住各方压力,按规定对两位村乡干部作出严肃处理。路口乡的赌博之风从此渐息。
1992年征兵,一位老领导要在金根宗的乡搞一个非农业指标,让自己的儿子去当兵,金根宗认为,征兵是国家的大事,名额怎能成为私人的交情,并一口回绝老领导的要求。
1993年10月20日晚,金根宗开会返乡的途中,忽听警笛长鸣,一辆摩托车在一辆警车的追赶下迎面飞驰而来。金根宗毅然冲到路中间,大喝一声,“站住!”歹徒惊慌失措,跌落车下,金根宗扑上去,将歹徒擒获。
1994年元旦前几天,他曾在梁园跳入冰冷的河水,救起一名落水儿童。在他去世前的13天中一个深夜,他还冲下30米的库坝和衣跳入水中,救起一位落水的村民。
忠于职守  岗位献身
在草庙乡工作的55天,也是金根宗生命的最后55天,更是他与“旱魔”拼搏的55天。
从1994年4月开始的连续12个月的干旱,把草庙乡的抗旱逼到“燃眉之急”。河塘开裂,田地冒烟,高岗地带人畜饮用水都发生困难,1066.7公顷水稻田,急等用水。这里地处丘陵,灌溉条件很差。附近唯一的水源众兴水库水位很低,要把水库底部的水引到岗,必须用多台抽水机一级一级地向上抽水。3月18日,金根宗到草庙乡担任乡党委副书记,20日就来到全乡抗旱的咽喉之地高塘电灌站调查研究,指挥抗旱,并在全县率先开机抽水,确保有水下秧苗。
草庙乡有14个村,最远的地方,水要“走”9公里才能灌到。这以后,金根宗夜以继日地忙碌在第一线,查机子、查引水渠坝、查涵洞,不分昼夜,困了就跟机长老春睡在机房里那张只垫着稻草的又小又脏小床上。
4月20日夜,金根宗在庙西段查水时,跳进齐腰深的水中,费了20多分钟,堵住一处漏水的涵口,上来时,冻得浑身打颤。
5月8日,作为父亲的金根宗没有忘记,这天是他女儿金洁的生日。头天深夜,他拖着疲惫的身体,扶墙走进家门时,女儿已睡。这天上午,亲戚们来了,金根宗招呼大家入座,说:“你们吃,我不会喝酒,还要去工地,不陪了。”说着要走,女儿不让,女儿说要照“全家福”,吃蛋糕。金根宗急着乡里抗旱的事,就是不肯坐下,好心的客人揿动相机快门。他成了这张“全家福”中唯一站着留下背影的人。
5月11日,在高塘站,金根宗对老春说“我这两天不舒服,有点发烧。”老春劝他休息,金根宗说没事。只到卫生所买了一板螺旋霉素,服了两粒。
5月12日,金根宗和老春商议改装抽水机木盘,当时他正在发烧,就硬撑着到卫生所去吊了一瓶盐水。晚上回到乡政府单身宿舍,深夜烧得更加厉害,口干舌燥鼻子窜火,想喝杯开水,可是没有,实在熬不住了,他就从水桶里舀了半杯井水喝了。
5月13日早上,乡里已安排好车子,让金根宗去梁园镇看病,顺便回家休息。恰在这时,值班员张华龙跑来报告:“一站的翻水坝快破了!”金根宗赶到坝上,抱病开会,“抗旱的事,不容含糊,不称职的立即撤换。”人们分头行动,金根宗这才去坝上一个简陋的卫生室吊盐水。午后,食堂已无饭,他到电灌站站长家吃了半碗开水泡凉饭,这半碗泡饭竟是这位年轻的党委副书记“最后的晚餐”。
下午3时,翻水站水跟不上,金根宗醒来就要跟老春一道去检查。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已无法支持,说了句“不中了……”便一头栽倒。
下午4时40分,金根宗病情加重,拉不起,扶不住,腿也抬不起来了,人们把他抬上车。老春说:“金书记,我陪你去看病。”金根宗无力地说:“你走了,机房怎么办?”他又向另一名干部叮嘱道:“正是插秧时候,要及时出水,我回来才好向党委向村民交待。”
下午5时许,金根宗被送到县人民医院。在这期间,他呕吐、休克3次。醒来后,他还交待老春:“老春,打水不能马虎,拜托你了。”
    医院进行了紧急抢救。   
离开抗旱现场几个小时——5月13日夜11时许,金根宗永远地闭上了双眼,这时,抽水机正在隆隆运转,草庙乡的1066.7公顷水稻正在滋滋地生长。当年全乡塘满田满,丰收在望。乡党委张书记说:“这凝聚着根宗的血汗和生命。”
金根宗同志牺牲后,中央、省、市、县等各级组织和领导,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。《人民日报》(1995年10月4日第一版)、《合肥晚报》(1995年7月27日第一版)等媒体都作详细报道。1995年10月8日,在全国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经验交流会上,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书记处书记胡锦涛,称赞他“尽忠职守,哪里艰险哪里去;扶贫济困,忘已忘家未忘国;两袖清风,为党为民不为私。是‘肥东的孔繁森式的干部’”。肥东县委、合肥市委、安徽省委组织部分别作出决定,要求全县、全市、全省党员、干部向金根宗同志学习。中共肥东县委授予他“优秀基层干部”,国务院军队转业干部安置工作小组、国家人事部、解放军总政治部授予他全国模范军队转业干部等荣誉称号。